Presentation II (June 30)

Q: 作为一个团队到下节课之前你们取得了什么成果/进展? & 每个组员在这段时间做了什么具体的工作? A: 我们按照老师在课上的建议,调整方向,继续寻找相关资料。我们找到了《一个面向老年人娱乐健身的体感严肃游戏研究》、《咸宁市社区老年人文化娱乐活动需求调查》、《休闲活动与主观幸福感》等文献。在结合dt提供的材料思考讨论后,一同制定了assumption area及我们的focus of field research。随后,我们讨论制定了粗略的field research plan(囊括每个人的大概任务、时间点以及具体分工)。我们推测学校周围的老人经常出没的地点,两位做task II的同学(曾庆礼、唐怿珉)根据组员(赵冬昊、王怡韵)的建议在幼儿园、长泰广场、小公园等地进行踩点观察。即将前往学校安排的老年社区的两位同学(赵冬昊、包泽丰)根据之前讨论的内容和他们对于上海老人的认知大致构思了问题清单。其余三位同学对其提出修改、补充建议。在一次讨论中,包泽丰、王怡韵同学对娱乐活动与幸福感之间的联系提出质疑,认为两者无直接联系。随后我们共同查找资料,找到了proof:“经常从事消遣、发展、创造性活动的老年人能接触到更多新鲜事物、了解更多生活信息,不断学习提高便产生了良性循环, 也容易获得更多发展的动力, 促使他们不断有新的生活目标去达成;反之, 从事放松休息类活动的老年人较少进行高层次锻炼, 较少接触社会新信息,容易产生消极想法, 这样的信息缺乏和消极心态会导致其成长进步体验水平低。” ——《北京市老年人娱乐方式对其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李莫訑)

Materials(June 28)

dt_2017-summer-session1dt_2017-summer-session2dt_2017-summer-session3一个面向老年人娱乐健身的体感严肃游戏研究_陈浩主观幸福感研究_对幸福的实证探索_邢占军休闲活动与主观幸福感_蒋奖北京市老年人娱乐方式对其主观幸福感的影响_李莫訑咸宁市社区老年人文化娱乐活动需求调查城市老年人精神需求的调查_岳瑛整体身心调节联合娱乐疗法对养老院老年人抑郁及主观幸福感的影响